当前位置: 首页 >  互联网

任正非:5G作用实际上被夸大了 华为的成就也被更多人夸大了

19-10-08
原标题:要做全世界最好的网络

任正非昨日在华为总部接受本报采访。 华为供图

华为终端东莞生产基地照片。华为供图

  华为公司创始人兼CEO任正非1月17日在华为深圳总部接受深圳商报等国内媒体采访,这也是近一年来,任正非第二次接受深圳商报记者的采访。在采访中,任正非就外界关注的基础研究、网络安全、5G等热点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任正非在采访中透露,华为近期遇到的困难对公司影响不会很大,华为未来将持续加大基础研究投入,并在未来五年大量投入研发费用,做全世界最好的网络。预计五年以后,年销售收入可能比今年多一倍多。任正非日前向外媒表示,2019年全年营收目标为1250亿美元,这也意味着华为五年后销售收入将超过2500亿美元。

  谈当下现状:“有影响,但影响不会很大”

  记者:华为最近遇到了一些困难,对公司的影响有多大?

  任正非:今天可能要碰到的问题,十多年前就有预计,我们已经准备了十几年,不是完全仓促、没有准备的来应对这个局面。这些困难对我们会有影响,但影响不会很大。因为我们有信心,我们的产品做得比别人都好,让别人不想买都不行。我举一个例子:全世界能做5G的厂家很少,华为做得最好;全世界能做微波的厂家也不多,华为做到最先进。能够把5G基站和最先进的微波技术结合起来成为一个基站的,世界上只有一家公司能做到,就是华为。将来我们5G基站和微波是融为一体的,基站不需要光纤就可以用微波超宽带回传。我们在技术上的突破,也为我们的市场创造了更多机会,带来更多生存支点。所以,我们没有像外界想象中的那么担忧。不会出现重大问题。

  记者:您之前说2019年是很艰难的一年,华为有哪些应对措施?

  任正非:这个世界很大,还有好多地方我们可做5G,我们暂时还做不了那么多。少数地方的拒绝不能代表我们在大多数地方被拒绝。

  记者:怎么看5G未来的发展?

  任正非:5G作用实际上被夸大了,华为的成就也被更多人夸大了。人们现在的需要就是宽带,而5G的主要内容不是宽带。5G有非常非常多的内涵,这些内涵的发生还需要更多需求的到来,还需要漫长的时期。不要把5G想象成海浪一样,浪潮来了,财富来了,赶快捞,捞不到就错过了,5G的发展一定是缓慢的。

  我们的4G没有用好,因为网络结构性的问题没有解决,5G用上来和4G差不多。就好比我嘴巴很大,但是喉咙很小,我吃一大块肉还是一口吞不进去。因此,不是5G的基站是万能的,大家别那么着急。5G接下来估计还要进入毫米波,毫米波就是只要你多加一倍的钱,带宽可以加一百倍,就是一秒钟你可以下载几十部高清视频,这个我们已经在实验室里面都能完全做出来。

  谈基础研究:无人区的探索就是降低时延

  记者:如果您来评价华为目前的基础研究,华为处于什么样的技术水平?

  任正非:总体来说,我们对自己的基础研究评价还不够满意。这30年,其实我们真正的突破是数学,但是在物理学、化学、神经学、脑学……其他学科上,我们才刚刚起步,还是落后的,未来的电子科学是融合这些科学的,还没有多少人愿意投奔我们。所以,我们在科学构建未来信息社会的结构过程中,还是不够的。

  如果公司不做基础研究,我们就不能领导或领先这个时代,我们就不能赚超额的钱,我们就不可能有超额的投资,就变成一个代工厂了。我们为什么能胸有成竹一路领先?在电子、光子、量子这三者之中,华为有两者是走在人类社会前面的,而量子计算是跟在后面的。所以开展基础研究,才可能有超额利润,才有钱做战略投入,才能领导社会前进。外面的科学家欢迎我们,因为我们就是把他们当作灯塔,我们不侵犯他们的任何利益。

  在技术研究上,我们有一个说法叫做“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就是把钱投出去,探索人类未来。我们支持给大学教授做基础研究,他就像一个灯塔一样,既可以照亮我们,也照亮别人。但是我们理解比别人快,所以做出的东西比别人快,仅此而已。我们自己在编的15000多名基础研究的科学家和专家是把金钱变成知识,我们还有60000多名应用型人才是开发产品,把知识变成金钱。我们对外面科学家的探索,就是给予适当的支持。

  记者:您几年前提到华为已进入“无人区”,现在还是这么想吗?

  任正非:关于“无人区”,当时最主要的是讲“时延”问题,比如现在无人驾驶等都是时延问题。现在真正无人区的探索就是降低时延。时代发展进入饱和曲线阶段,我们刚好在这个曲线的平顶上,新公司很容易追上我们。这就是我们认为未来的风险。应对未来的挑战,我们都在找路,但如果慢慢找来找去找不到,追兵也很快到了。

  记者:您多次呼吁重视基础教育,您觉得华为为此能做什么?

  任正非:这个时代对一个国家来说,重心是要发展教育,主要是基础教育,特别是农村的基础教育。没有良好的基础教育,就难有作为的基础研究。在这个重要的历史转折时期,华为只能把自己管好,不能去管别人,所以我们就大量投入资金往前冲。今天大家看到华为有很多成功,其实成功很重要的一点是外国科学家,我们至少有700名数学家、800多名物理学家、120多名化学家、六七千名基础研究的专家、6万多名各种高级工程师和工程师……形成这种组合在前进。因此,我们国家要和西方竞技,唯有踏踏实实用五六十年或者百年时间振兴教育。

  华为有什么?一无所有!华为既没有背景,也没有资源,除了人的脑袋之外,一无所有。我们就是把一批中国人和一些外国人的脑袋集合起来,达到了今天的成就,就证明教育是伟大的。

  谈自主创新:没有原创何来未来的“高通”

  记者:您怎么理解自主创新对中国公司的意义?

  任正非:科学技术是人类共同财富,我们一定要踏在前人的肩膀上前进,这样才能缩短我们进入世界领先的进程。自主创新若是精神层面我是支持的。也就是说,别人已经创新,我们要尊重别人的知识产权,得到别人的许可,付钱就行。如果我们重做一遍,做完一遍,也要得到许可。但不要说人家已经做好了,我非要重复做一下才证明自己是光荣伟大的。在尖端的未知上应更多地强调自主创新。

  记者:西方对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企业最常见的指责就是盗窃知识产权,您怎么看?

  任正非:我不能代表中国企业,只能代表华为。华为在美国经历了几场大官司,都获得良好的结果。华为现在87805项专利中,其中有11152项核心专利是在美国授权的,我们的技术专利对美国的信息社会是有价值的。我们已经和很多西方公司达成了专利交叉许可。华为不能代表别的企业,但是我们自己是绝对尊重他人知识产权的。

  记者:为什么中国没有产生像高通那样通过知识产权授权模式进行发展的企业?

  任正非:如果我们把知识产权当成物权,可能国家的科技创新发展会更加好一点。没有原创发明,哪有未来的“高通”呢?我们应该认识到,知识产权保护是有利于国家长远发展的,而不是西方拿来卡我们的借口。因此,我们国家首先要不支持假货、不支持山寨,而是要支持原创、保护原创。有可能今天经济发展速度会慢一些,但质量就会更好一些,就会出现越来越有竞争力的公司。

  谈重构网络:要做全世界最好的网络

  记者:西方一些国家政府对华为有网络安全方面的指责,华为如何消除这些国家的担忧?

  任正非:华为30年来在170多个国家、为30多亿人提供了网络服务,有良好的安全记录。但是我们还需要不断进步。我们现在要重构软件架构体系,朝着“网络架构极简、网络交易模式极简、网络极安全、隐私保护遵从GDPR”这四个目标的要求。未来时代是云时代,到处都是缺口,谁把网络安全做好了,客户就会买他的。我们把网络安全提升到这样的高度来认识,是因为我们面临未来要支撑云时代。不是今年,是永远的。我们在未来五年大量投入研发费用,做全世界最好的网络。五年以后,年销售收入可能比今年多一倍多。

  记者:未来五年,华为将投入1000亿美元用于重构网络,能不能具体谈一下?

  任正非:我们所说的计划就是要把网络做到极简,把网络交易模式做到极简,把网络做到极安全,隐私保护遵从欧洲GDPR标准。达到这四个点,我们就依然会有增长。

  记者:华为是世界上几乎唯一做B2B业务成功,做消费者B2C业务也非常成功的企业,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任正非:我们把做网络的技术能力也应用到了手机业务。比如,手机的图像系统很好,就是来自我们网络的图像系统对数学的研究。下一步,我们网络连接业务会更成功,会是全世界最好、最智能化的连接,这些领域其实都是相关的。

  谈百年老店:华为永远不会“跨界”

  记者:怎么看做百年老店?

  任正非:做百年老店是非常困难的,最主要的是要祛除惰怠。如何能够祛除惰怠,对我们来说是挑战。所以我们强调自我批判,就是通过自我批判来逐渐祛除自我惰怠,但我认为并不容易,革自己的命比革别人的命要难得多。

  记者:华为有没有跨界的想法?

  任正非:华为公司几百人的时候,对准一个“城墙口”冲锋,现在几千人、几万人、十几万人冲锋还是对着同一个“城墙口”,并没有变,而且我们每年对一个“城墙口”的炮击量已经超过150亿-200亿美元,这还仅仅是研发费用,其他部门也在冲锋,加起来大大超过这个量了。我们只有集中在一个点上突破,才能在人类社会中立足。

  其实我们做的就是“管道”,给信息流提供一种机会。跨界这个问题,我们是永远都是不会做的。前天西方记者也问我“你们会不会造汽车”,我说,我们永远不会造汽车。我们是做车联网的模块,汽车中的电子部分——边缘计算是我们做的,我们可能会是全世界做得最好的。

  谈女儿被扣留:会通过法律程序来解决

  记者:您第一次听说女儿被加拿大扣留的时候是在什么场合?您现在与她沟通渠道顺畅吗?现在情况如何?

  任正非:孟晚舟和我本来是去阿根廷开同一个会议,而且她还是会议的主要主持者。她是在加拿大转机,不幸就被扣留了。我晚她两天才出发的,是从另外的地方转机的。我们会通过法律程序来解决这件事情。作为孟晚舟的父亲,首先感谢中国政府维护孟晚舟作为中国公民的权益,为她提供了领事保护。我也感谢社会各界人士对孟晚舟所表达的支持、关心和关注。我与女儿现在就是打打电话,电话上也仅仅是讲讲笑话,晚舟也很坚强。

  美国发出不同声音的可能也是少量政客,他不能代表美国人民,也不能代表美国工业界、美国企业、美国科技界。美国的工业界和企业界还是坚定不移支持我们,坚定不移加强与我们合作。所以,少数政客的声音是会有很大的噪音,但是起到多大作用,最终还是要看结果。

  记者手记

  创新和研发成就今天的华为

  这是75岁的任正非今年第二次面对媒体了。

  昨日的采访在华为深圳坂田总部J5举行,去年任正非为5G极化码发现者、土耳其埃尔达尔·阿里坎教授颁发特别奖项也是选在此处。“你们有什么问题尽管问”,任正非走进采访室,还未落座便这样说道。在采访中,任正非对于提问不但来者不拒,还鼓励记者多多发言,原定1个小时的采访硬是往后延长了40多分钟。

  过去的2018年对于华为来说极不平静,2018年年底的孟晚舟事件,加之外媒不断曝出海外国家禁用华为5G设备、技术的消息,令业界对华为倍加关注。去年年底至今,包括华为董事长梁华博士、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已举行过两场媒体圆桌,任正非在此前也接受了一批外媒的采访,这对华为来说很少见。但任正非说,我们没有像外界那样担心,这次出来见媒体,是要给外界信心。

  如果说此前华为高管们跟媒体交流的话题集中在业绩、5G、美国问题等方面。而这次采访中,涉及的话题更广,但在谈及基础研究、基础教育的话题时,任正非显得格外专注。事实上,在采访当天早上,任正非特意叮嘱公关部门将一段长约10来分钟的视频发给记者看看,在这部由他亲自指导完成的视频中出现的都是科学家的身影,没有一处提到华为,视频解说辞里开篇便说:“长期重视基础研究,才有工业的强大,只有长期重视基础教育,才有科技和产业振兴的人才土壤”。记者留意到,这段视频在J5的大厅里循环播放。

  被记者问到华为目前基础研究的发展水平,任正非很直接地说“总体不够满意”。2017年数据显示,过去十年华为累计研发投入近4000亿元人民币,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但华为还对外称,未来还将加大基础研究投入,每年150亿~200亿美元的研发费用中,20%~30%将用于基础研究。任正非在昨日的采访中提到,华为今年将单独拿出36.8亿美元用于“战略预算”,这笔钱不计入研发投入,主要会给高校和研究机构支持他们的研究,“一个公司不做基础研究,就会变成一个代工厂”,他说。

  在昨日的采访前,记者已走访了包括华为内部的4个实验室,位于松山湖的南方工厂和总部财经作战室。正如任正非所说,“一没背景,二没资源”的华为,正是集中了这一批批优秀的人才,持续不断投入创新和研发,才可以取得华为现在的成功。

  任正非昨日有一句话令记者印象深刻,他说,一直以来,华为除了困难还是困难。然而就像哲学家西塞罗的那句名言——“困难越大,荣耀也越大”。任何艰难困苦,休想阻挡华为前进的步伐。(记者 陈姝)